【纽澳新闻週报】坚持「一个人的母语日」,他每週一只说毛利语

本週编译:Chasel Horgan, Zoe Hu
Blog Editor: Rick Liao
漫话纽澳 Credit: Zoe Hu

1. 总理不提名,陆克文代表澳洲参选联合国祕书长梦碎

澳洲总理腾博(Malcolm Turnbull)上週五决定不提名前总理陆克文(Kevin Rudd)代表澳洲参选联合国秘书长一职。

澳洲媒体报导日前透露阁揆之间意见相当分歧,最终将这个艰难的问题留给腾博自行裁决。腾博在雪梨记者会宣布这个决定时,特地澄清这个决定与两人分属两个主要对立政党并没有关联性。

「完全没有关係。」

「这个判断只和陆先生是否适合该职缺有关…澳洲政府提名任何人,尤其是这种国际性职缺,都会有这类资格问题;我们是否认为被提名人适合该职缺?我认为陆先生并不合适。」

原因出在本届欲参选的12位竞争者当中,包括了纽西兰前总理克拉克(Helen Clark),她同时是本届呼声最高的女性参选人之一。

事实上,早在陆克文对外表示参选意愿之前,澳洲就已经公开保证会支持纽西兰代表克拉克参选;现任澳洲政府显然对于陆克文参选一事感到骑虎难下,澳洲政界意见相当分歧,但普遍认为陆克文的参战将影响克拉克选情,无益于整个大洋洲打赢联合国秘书长选战。

纽西兰总理基伊(John Key)上週稍早更语带酸意地表示,陆克文参选与否都不会影响纽西兰胜选机率,反正他很清楚在这场短程冲刺赛里,赢家不会是陆克文。

根据联合国章程,秘书长必须由安全理事会推荐、取得五个常任理事国共识后,交由大会同意。本届联合国秘书长选举是有史以来最强调「透明公开」原则的一届,参选人已经于今年4月参加了首创的大会公开面试。

每一届的祕书长选举都是争议不断,而今年的争议主轴显然是围绕在「男女平权」与「地理区轮流惯例」两个原则的冲撞;前者认为该是时候选出首位女性秘书长的时候了,后者则是认为这次的秘书长按照旧有惯例,应该产生自东欧地区,也因此本届有八位参选人来自东欧国家。虽然保加利亚、克罗埃西亚、摩尔多瓦参选人为女性,看似同时符合两者条件,但是因为竞争过于激烈,谁能胜出仍有许多变数,而第二轮安理会秘密投票于8月5日举行。

参考资料:New Zealand Herald, 29/07/2016, “Australia turns down Kevin Rudd nomination for UN Secretary General"

2. 一生悬命!坚持「一个人的母语日」居然能发挥这种影响力

每个星期一当史宾福(Manuel Springford)走进麵包店时,店员听到的点餐内容是毛利语「请给我肉派(kopaki kiko maku)」而不是英语的「meat pie for me」。

通常他得到的反应会是人们一脸疑惑,但史宾福先生即使是要用肢体语言辅助,也要坚持自己设定的母语日原则,无论人在哪个场所。

史宾福说:「虽然我爷爷是阿伊巴拉(Ahipara)长大,母语是毛利语,但(到我这代)家里以前就不是说毛利语长大的了。我认为学习毛利语是缅怀爷爷的方式。」

史宾福虽然是毛利后裔,但自从爷爷过世后,他才惊觉自己使用毛利语的时机,居然只剩下偶尔回老家拜访叔公的时候。

「我决定要为我的孩子们学习毛利语,所以每逢星期一,我一整天只说毛利语。希望这样能鼓励更多人也跟我一起学习。」

即使身为地板装潢师傅,史宾福已经连续六週实行「一个人的母语日」,连工作时也不例外。

「我想人们大多时候应该都感到困惑。我有次到麵包店,店里的华人店员完全听不懂我再说什幺,但我还是用手势来释义。感到最困难的应该是我同事,他完全不懂毛利语,这花了他很多时间才适应如何跟我沟通。」

史宾福说一开始家人对于他的坚持感到沮丧,巴不得星期一赶快过去。然而,他的家人最后还是接纳了这个想法,连他太太现在也决定去上毛利语课程。生活中的其他亲友也逐渐认同他的做法、开始有兴趣学点毛利语。

「我现在已经开始用毛利语打简讯给大家,顺便每次教一个新的毛利语单字。」

虽然还不能说得很流利,但是史宾福先生说,坚持每週挑一天,整天生活只用母语,的确对于学习母语有显着的帮助。

参考资料:New Zealand Herald, 03/08/2016, “Te reo-only day keeps language alive"

3. 专家挂保证:兹卡病毒不影响奥运如期举行

2016里约奥运将于8月5日展开。早在今年5月,200多位各国学者即联名去函国际卫生组织(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, WHO), 呼吁缓办或转移阵地,以防选手和游客将兹卡(Zika)病毒从巴西带回母国。对此,WHO坚信改变奥运的时间地点,并不会减少病毒传播的机率。

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(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)则认为里约奥运可能造成的感染人数,所佔旅行传播病例总数将不会超过0.25%。此外,由于南半球目前正值冬季,病媒蚊传递病毒的能力也明显下降。

为了为期17天的里约奥运,主办单位将提供45万个保险套,也就是每位运动员42个,作为防御兹卡病毒的措施之一。这个空前庞大的数量,是2012伦敦奥运的三倍,其中更首次包含女用保险套。然而为求谨慎,澳洲队还会自备由世界第二大保险套製造商Ansell与药厂Starpharma合作、为此次奥运特别开发的国产「防病毒」保险套。

除了兹卡病毒,里约奥运还有其他的卫生问题。流经瓜纳巴拉湾(Guanabara Bay)贫民窟的汙水,将严重影响水上运动竞赛的品质。纽西兰前帆板(boardsailing)奥运金牌得主Bruce Kendall建议选手们,水壶盖紧且不留船上,饭前洗手,并尽量避免海水进入口中。

参考资料:Zika, sewage, superbugs: Rio is a test of athletes’ survival skills (Radio New Zealand, 29th July 2016)
Rio Olympics reality check: Putting Zika into perspective (ABC News, 26th July 2016)
The Olympics won’t spread Zika around the world (26th July 2016, the Conversation)
Rio 2016’s record-breaking haul: 42 condoms per athlete (19th July 2016, the Guardian)
Open Letter to Dr. Margaret Chan, Director-General, WHO (Copied to the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) (May 2016)
WHO public health advice regarding the Olympics and Zika virus (WHO, 28th May 2016)
Rio Olympics: Anti-Zika virus condoms to be provided free for Australian Athletes (Sydney Morning Herald, 16thMay 2016)

4. 漫话纽澳40:里约奥运

2016里约奥运即将于8月5日开跑,然而选手村却状况频传。澳洲国家代表队以马桶阻塞、管路漏水与电线裸露为由拒绝入住,纽西兰也遇到水电问题。两队均在设备抢救后,顺利入住。

【纽澳新闻週报】坚持「一个人的母语日」,他每週一只说毛利语

相关推荐